威廉·沃尔夫

编辑:碰杯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12:32:36
编辑 锁定
威廉·沃尔夫,国际工程技术科学院理事会主席、美国国家工程院院长、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2007年).。
中文名
威廉·沃尔夫
外文名
沃尔夫 Wm.A.Wul
职    业
,学科专业为计算机.
主要成就
德国塔尔努夫的一位学校校长

威廉·沃尔夫人物生平

编辑
威廉·沃尔夫
科学家威廉·沃尔夫 Wm.A.Wul
今年66岁,学科专业为计算机.
革命家威廉·沃尔夫 Wilhelm Wolff
(1809年6月21日-1864年5月9日)是德国塔尔努夫的一位学校校长。1831年参加了激进的学生运动,并因此在1834年到1838年坐牢。1846年在布鲁塞尔与马克思、恩格斯结为朋友,关系密切。

威廉·沃尔夫主要成就

编辑
1867年,天才的巨著、无产阶级的圣经《资本论》第一卷问世,马克思便把这部伟大的、不朽的著作题名献给这位无产阶级的勇敢的忠实的高贵的战士——威廉·沃尔夫,显然是有着一定的历史意义的。
①康捷尔著:《马克思、恩格斯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组织者》,三联书店版,第88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通信集》,第三卷,三联书店版,第191页。
③《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人民出版社版,第264页。
梅林:《马克思传》,三联书店版,第154页。

威廉·沃尔夫人物故事

编辑
在《资本论》第一卷的页上,有着这样几行醒目的黑体字:
献给
我的不能忘记的朋友
无产阶级的勇敢的忠实的高贵的前卫战士威廉·沃尔夫
1809年6月21日生于达尔诺
1864年5月9日殁于孟彻斯德亡命生活中
威廉·沃尔夫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引起马克思如此的怀念?
威廉·沃尔夫,是德国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的亲密战友。早在1846年春天,马克思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组织共产主义者通讯委员会时,沃尔夫就结识了马克思,而且他们之间立即建立了真挚的革命友谊。当时,在布鲁塞尔的革命者中,除恩格斯以外,就要数沃尔夫同马克思的关系最为密切了,因为“我们之中谁也没有他那样的通俗作风,而他又很谦虚”(马克思语)。恩格斯曾经在一篇回忆文字里,这样亲切地追述了他们初次会晤时的动人情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件事大概是在1846年4月底。当时马克思和我住在布鲁塞尔的郊外,我们正在共同从事一件工作,当时有人告诉我们说,从德国来了一位先生很想同我们谈谈。我们会见了一位身材高大,但是长得很健壮的人,面部的表情足以证明他的善良意志和沉着坚定……这个人就是威廉·沃尔夫……没过几天,由于同时流亡,在我们和这个新同志之间,就建立了真挚的知己关系,而且我们完全可以相信,我们决不是在和一个平常的人相处。他的聪明,在学校中受过良好的古典教育,他那丰富多彩的幽默,对艰深的理论问题的清楚了解,他对一切压迫人民群众的人的激烈仇恨,他那坚强而又沉着的性格,——所有这一切,立即展现在我们面前了……”①从这时起,沃尔夫就成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同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中的忠诚的战友,他们之间的难能可贵的革命友谊,保持了将近二十年之久,一直到沃尔夫逝世的时候。
沃尔夫出身于西里西亚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受尽了艰辛,才进入大学读书。他在青年时代,就是一个反抗他的阶级的压迫者的无畏战士。在大学读书时,沃尔夫作为一个自由主义鼓动者,积极参加了当时的学生运动,竭力反对普鲁士政府的暴政,因而在1834年到1839年间,曾经数度被统治阶级关进西里西亚的普鲁士监牢。获释后,沃尔夫不得不暂时充当家庭教师,以谋取生活,同时却不断地参加西里西亚纺织工人反抗普鲁士政府的武装起义。后来被控告通缉,他才被迫逃亡国外。
1846年春天,沃尔夫来到布鲁塞尔,便立刻加入了马克思直接领导下的共产主义者通讯委员会,投入火热的无产阶级革命斗争中。由于沃尔夫同西里西亚的社会主义者和先进纺织工人有着密切的联系,马克思便委托他到西里西亚进行共产主义的宣传组织工作。沃尔夫忠实地遵照马克思的指示,在西里西亚迅速地建立了一个同布鲁塞尔保持经常联系的共产主义者小组。
1847年初马克思和恩格斯接受邀请加入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同年夏天共产主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沃尔夫代表布鲁塞尔共产主义者团体出席了这次代表大会。代表大会结束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鲁塞尔成立了共产主义者同盟支部和区部委员会,沃尔夫当选为同盟区部的委员。他积极地参予了同盟支部和区部领导下的工人教育协会的工作,担任该协会秘书职务。工人教育协会拥有一百多名会员,它的任务是在工人群众中开展共产主义的宣传教育工作,每周的星期日和星期三的晚上,在列别基饭店一楼的大厅里举行公开的集会。星期日的集会是讲演会,由一个会员作一周的政治事件的讲演,差不多每一次讲演总是由沃尔夫来担任。在这些讲演中,他大力宣传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对西欧工人运动的一切最重要问题的政纲。星期三的集会则是讨论会,也总是由沃尔夫亲自主持,讨论有关无产阶级利益的重大问题。在工人教育协会的工作中,充分地显示了沃尔夫的惊人的组织天才。他的娓娓动听的言词、准确的分析和幽默的煽动,每一次都激起了听众的强烈反应,给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布鲁塞尔期间,沃尔夫经常为共产主义者同盟机关报《共产主义杂志》和《德意志—布鲁塞尔报》撰稿,《德意志—布鲁塞尔报》的许多文章,大多出自沃尔夫的笔下。从1848年3月起,沃尔夫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委员,而成为一个卓越的共产主义政治活动家。
沃尔夫是1848年到1849年欧洲革命的积极参加者。1848年春天巴黎爆发革命后,沃尔夫就跟随马克思和恩格斯从布鲁塞尔来到巴黎,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新的中央委员会,指导当时法国和德国的工人运动。不久沃尔夫回到德国布勒斯劳,后转科伦参加马克思主编的《新莱茵报》编辑部的工作。“革命无产阶级的最好的、无可伦比的机关报——《新莱茵报》”(列宁语),于1848年6月1日在科伦创刊,沃尔夫为它撰写了不少的政论时评文章,对当时西欧的工人运动的蓬勃开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由于《新莱茵报》坚贞不屈地捍卫无产阶级利益,遭受了反动派的仇视和迫害,于同年9月27日被迫停刊,沃尔夫也在此时被捕。在马克思的大力营救和社会舆论声援下,反动派不得不把沃尔夫予以释放。沃尔夫获得自由后,立即偷越国境潜逃瑞士普法尔茨。1848年10月12日《新莱茵报》复刊,但是,到次年5月19日,终于被反动派查封,报纸用红色油墨印刷出版了终刊号,以示最后抗议。
1850年年初,一批德国流亡者违背共产主义者同盟坚持成立无产阶级政党独立组织的原则,在瑞士苏黎世组成了一个“革命集中”联合会。沃尔夫——这个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忠实可靠者,受马克思的委派,打入该联合会中央委员会进行秘密活动。5月间,沃尔夫把获得的关于联合会的组织活动情况,和这个组织的代表布龙在德国进行阴谋活动的情报,详尽地报告给马克思;马克思随即又遣派了一名特使到瑞士,同沃尔夫共同工作,并开展在瑞士建立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组织活动。
1850年9月,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发生分裂后,沃尔夫和恩格斯先后流亡到英国孟彻斯德,而马克思则一直留在伦敦专心致力于科学研究工作。从此,沃尔夫和马克思的直接合作就告中止了。沃尔夫和马克思虽然异地而居,可是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当年的友好,书信往还不绝,有时在伦敦或者孟彻斯德,当老朋友久别重逢之际,就又滔滔不绝地作彻夜之谈,论今谈古,广泛地讨论政治经济和其他许多有趣的问题。
沃尔夫在孟彻斯德的亡命生活中,又开始了他早年的困苦的教师生涯。他尽管勤奋工作,但却贫病交迫,一直到逝世前不久,才得到他父亲留给他的一笔遗产。1864年春天,沃尔夫身患不治之症,恩格斯在4月29日给马克思的信上一开始就写道:“天狼星(沃尔夫的绰号——引者注)为风湿性的头痛所苦,达到极点,那病是你在这里的时候起的,没有间断过,而且愈来愈坏”②。
不幸的消息终于来到了。马克思在5月2日那天,接连收到恩格斯从孟彻斯德寄来的两封通知沃尔夫病危的快信,马克思即刻停下紧张的《资本论》第一卷的写作工作,急忙地赶到孟彻斯德。1864年5月9日,威廉·沃尔夫与世长辞,享年五十五岁。马克思和恩格斯对沃尔夫的逝世深表痛悼,亲视含殓,并且一同把不朽的月桂冠置放在沃尔夫的墓上。后来,马克思夫人燕妮在《动荡的生活简记》中写道:“鲁普斯(沃尔夫的别号——引者注)逝世了。在他的遗嘱中,除了其他一些人得到不大数目的遗产外,他指定把自己大部分遗产给卡尔、我和孩子们。现在才弄明白,这位俭朴节省度日的人,由于非常勤勉和努力,积存了一千英镑数目庞大的财产;但他并不想在晚年安稳地和无忧无虑地来享受自己劳动的果实。他给了我们帮助,减轻了我们的负担,使我们从生活的烦恼中摆脱出来。”③沃尔夫在临终时的友爱,给予了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第一卷所必需的长期的安宁,这是他对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作出的更为宝贵的贡献。
对于沃尔夫的革命的战斗的一生,我们可以借用梅林的一段话来予以评价:“沃尔夫具有高贵品质,正如诗人所谓一本真忱付出生活理想的代价。他的坚定的德性,无瑕的忠贞,敏感的良心,始终不变的无我精神,和表里如一的谦逊,使他成为模范的革命斗士,使他得到朋友和敌人的敬重,不论他们是支持或仇视他的政治意见的。”④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校长 作家 人物